温州网首页 | 新闻 | 健康 | 汽车 | 消费 | 建材 | 房产 | 美食 | 交警 | 财经 | 旅游 | 温州BBS | 博客 | 影视 | 体彩 | 教育 | 家居 | 图吧 | 婚庆
首页 健康资讯 本地资讯 名医谈保健 养生保健 饮食健康 育儿手册 整形美容 减肥 男性 女性 不孕不育 论坛
您当前的位置 :健康频道 > 健康资讯 正文

活人送殡仪馆:富政府无力承担外来者医保

 
2005-12-12 09:15  稿源:      编辑: 吴昊

  在年GDP有望达到175亿元的台州路桥区,当地财政至今无力负担外来人口的医疗保障费用

  又到了尤国英“吃饭”的时间。

  护士将250毫升的牛奶灌入针筒,通过一根橡皮管,输入她的鼻孔里。牛奶经过鼻腔时带来的一阵恶心,使得尤国英猛地闭了几下眼睛,伸长了脖子。

  除了这些条件反射之外,她现在还没有能力表达感受。

  尤国英的喉部已经被切开,脖子正中插入了一根直径约为一厘米的管子,管子直接连着病床左边的抽痰装置。为了防止她的肺部再次感染,每隔一段时间,护士就要给她吸痰。

  尤国英的脑溢血病灶在丘脑。丘脑位于人脑的中干部位,主管心血管、体温调节和接触神经枢等主要神经,“即便现在通过手术已经控制了脑部淤血,但偏瘫、智障等后遗症的可能性也很大。”尤国英所在的浙江省台州医院路桥院区重症病房(ICU)的主任郑贞苍说。

  在重症病房,每天的医药费至少在1000元左右,尤国英的女儿魏珍刚打进去的5000元钱转眼又不够了。

  10月24日,47岁的尤国英因突发脑溢血被送进台州医院路桥分院。10月27日,其家人因为无力支付医药费,提出放弃治疗,并将尚能呼吸的尤国英送往殡仪馆。幸亏殡仪馆工作人员及时发现和好心人帮助,她才被送回医院继续治疗。

  自从尤国英无钱治疗被送到殡仪馆的新闻被披露后,魏珍所得的捐款总计达到6万多元。但在12月5日的费用清单上,缴费总计已经超过了7万,余款还仅够维持3天的治疗。

  尤国英一家四口是2003年开始陆续从老家四川省内江市永安镇到台州路桥区打工的,路桥区是整个台州市最富裕的地区,民营经济发达,2005年预计GDP达175亿元,人均GDP近5000美元。

  致命生存链条

  尤国英所在的新桥镇平桥村地处台州路桥区的西南郊区,整个村子里几乎没有当地的农民,四川打工者是这里的主要居民。

  在患脑溢血之前,尤国英每天把当地老板买来的工业垃圾倒入竹筛子,放进一个半人高的水缸里浸泡。在洗去表面黑糊糊的垃圾之后,就可以将露出的贵重金属铜、铅、锌等分门别类地挑出来。

  在附近的几个村,所有的打工者都从事这种工作。原料垃圾直接堆在屋外,整个村庄被垃圾山包围起来,顺着垃圾山之间的缝隙才能找到他们的家。

  重金属的气味夹杂着垃圾腐烂的味道,在村庄里到处弥漫。

  到了晚上,尤国英的老伴魏德民就去看守垃圾,以防被盗。守一整夜能挣到10元钱。

  “我估计引发尤国英脑溢血的高血压和他们干的活有关系。长期来看,那里肯定会是癌症的高发区。”郑贞苍医生说。

  这样的工作,一般男工每天工作10个小时能挣30元,女工能挣20元。

  “虽然这些垃圾很脏,但至少能够挣钱,比老家种地已经强多了。”魏珍的丈夫董陶找到了更好一些的活,他负责将这些分离出来的金属在800℃的高温下烧成水,由于缺少防护措施,滚烫的气体让他的全身都有黑色的烫伤斑痕。

  魏珍的弟弟魏波正在一家名叫高乐高的机床厂学习机床,就是将他姐夫“冶炼”好的金属原料加工成各种需要的样子。不过由于工厂效益不好,也经常干干停停。

  这种家庭作坊式的一条龙金属冶炼加工是路桥地区主要的民营经济产业。而干活的工人都是从各地来的打工者。较早来到这里的打工者一般会选择去买辆摩的载客,逃离这些致命的金属。

  如果天气不下雨,干活的时间能得到保证,尤国英一家一个月能结余1000元钱,相当于现在尤国英一天的治疗费用。而在老家,辛苦干活一年,也就只能填饱肚子,“不欠钱就不错了。”

  正是这个原因,中西部欠发达地区的青壮年慢慢聚集到了沿海地区打工。整个路桥地区有记录可查的外来人口已经达到了17.5万,相当于当地城镇人口(40万)的一半。

  不过,当地的地方财政至今无力负担这群庞大外来人口的医疗保障费用。

  路桥地区是为数不多的率先实现医疗保障覆盖城乡本地居民的地区,每年区民政局用于本地困难户的医疗资金就达到200万元左右,台州市路桥区民政局社会救助科金礼宝科长说,每个地方政府总要优先救助本地的弱势群体。

  “我们一般不上医院,不舒服就吃点老家带过来的药,那里的药便宜。”魏珍说,上次她回家就一下子带了300多元钱的药过来。

  1999年,路桥区政府下发了《关于加强“110”社会联动紧急救助工作的通知》的64号文件,这个文件要求,区民政局要“适当承担医疗单位抢救外地籍无依无靠、无经济支付能力的危急病人的医疗费用”。

  2004年全年,路桥区民政局依照64号文件,一共向所辖四家定点医院发放了76.9万元,用于补助外来打工者的医药欠款。

  “毕竟,这些外来打工者给路桥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在谈到文件的初衷时,金礼宝说。

  困局

  作为路桥区最大的医院,台州医院路桥院区的报告上显示,仅此家医院从2003年10月11日到2004年12月10日,共193人次从“110”绿色通道内送入医院抢救,共欠款达94万元。

  “一般我们只能拿回来一半。”台州医院路桥院区常务副院长徐颖鹤称,另一半欠款基本都要医院“埋单”。

  在尤国英重新被送回台州医院路桥院区之后,医院发动了职工捐款,500名职工共捐得1.2万元,直接打入了尤国英的医院账号。

  “我们没有直接减免医疗费的原因是,医院是国有资产,收费都是经过物价局核准的。作为管理者,我们没有权限给病人免费。”

  徐颖鹤表示,其次还考虑到路桥地区庞大的外来人口数量,如果减免会给医院带来更大的财政负担。

  12月8日,中国卫生部部长高强在2005年首届中国全面小康论坛上说,必须坚持卫生事业为人民健康服务的宗旨和公益性质,不能把医疗卫生机构变成追求经济利益的场所。

  据悉,台州市卫生局给医院的拨款已经连续20多年固定在每年70万元,而整个台州医院员工的数量已经从上世纪80年代的500人上升到目前的1700人。

  “就算每人每年平均3万元的收入,我们院区的500人一年也需要1500万元。”徐颖鹤说。

  而70万和1500万元之间的巨大缺口,则需要医院通过检查费和药费来收取。

  今年7月1日开始,为了缓解“看病贵”的现状,浙江全省的医院开始按照全新的《浙江省医疗服务价格手册》收费,仅检查费一项的价格就下降了40%。

  “你去调查一下就知道了,今年浙江省几乎没有一家医院能够盈利。”徐颖鹤说,他们现在都在用之前几年的结余来支付医生的工资和购买设备。

  “医院的医疗设备大概是所有行业中与国际接轨最快的。”郑贞苍告诉记者,他所负责的重症病房更是进口设备云集,住在ICU的病人仅是每天的床位和护理费用就高达四五百元,还不包括任何用药的费用。

  卫生部前不久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经济原因,全国约48.9%的居民有病不就医,29.6%的应住院而不住院。发改委官员也同时坦承,百姓个人负担医药费用比例过大,全国40%的城镇居民、72%的农村居民看病需要自掏腰包,而个人医疗支出比重还在不断加大。

  “设备好有什么用。”尤国英的女婿董陶边说边摇头,“我们根本用不起。大一点的病要交1万到2万元的押金,我们全家总共也没有这么多钱。”在尤国英第一次送医院急救的时候,魏珍赶忙回家取出了所有的1万元存款,还向同一个村的其他老乡凑了1万元钱。

  “所以现在出来打工的都是年轻人,要不然生一次病,辛苦几年的打工就都白费了,还背了一身的债。”董陶说。

  “在这里连喝水都要钱。如果送回老家,至少吃住都是自己的,只要想办法再筹点药费就行了。”为了看护尤国英,魏珍少干了不少活,现在连生活费都有困难了。

  尤国英的右边身体已经完全不能动了。魏珍打算在她拔掉喉管出院后,送她回老家养病,自己和弟弟留在路桥打工还看病欠的债。

  “如果我妈妈不能动,航空公司肯不肯让她躺在担架上飞回四川?”魏珍不断向记者询问这个她最关心的问题。

 

相关新闻:

 
热门文章
频道精选
站内搜索
 
广告刊例 | 网站介绍 | 联系方法 | 温网律师 广告热线:0577-88828186 E-mail:lshwzw@163.com
浙ICP备B2-20070215 国新办发函2006.78号 温州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66wz.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