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房产|汽车|教育|居家|家电|健康|育儿|旅游|书画|爱龄|新闻|温州|原创|E评|财经|图片|专题|辟谣|政务|爱购|乐善|微电影
频道热线:0577-88857761 网罗健康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 : 健康频道 > 健康资讯 >正文
温州市区8家三甲医院全面停止“消炎吊瓶”
来源:温州晚报 发布时间:2016-06-02 09:46:33 字体:
昨日,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医师叶环在处方系统上打出“青霉素”三字,系统立马跳出字样:“青霉素针为输液抗生素药品,门诊已停用,如患者病情需要使用,请到‘急诊输液’中开药!”叶环向患者一摊手:“您看,我们门诊的确开不出‘消炎吊瓶’了。”

  昨日,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医师叶环在处方系统上打出“青霉素”三字,系统立马跳出字样:“青霉素针为输液抗生素药品,门诊已停用,如患者病情需要使用,请到‘急诊输液’中开药!”叶环向患者一摊手:“您看,我们门诊的确开不出‘消炎吊瓶’了。”

  昨日是我市三甲医院停止门诊抗菌输液的第一天。这意味着,从昨天开始,我市的大医院门诊“吊瓶林立”的现象将成为历史。从昨日零时至上午8时许,我市市区范围内8家“大医院”已陆续关闭了门诊医生处方系统上开立抗菌注射药的权限。

  不过,有些病人对“限菌令”还是不理解,不少病人赶在“限菌令”实施的前一天晚上——5月31日晚上扎堆来医院要医生“开吊瓶”,颇有点“赶末班车”的感觉。

  医院为“限菌”纷纷开启“双保险”

  按照市卫计委的要求,我市三甲医院全面停止门诊抗菌输液;在12月底之前,要全面停止三乙医院的门诊抗菌输液。

  我市市区范围内的8家三甲医院分别是: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附属第二医院、附属眼视光医院、市中心医院、市人民医院、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市中医院、温州康宁医院。

  市人民医院信息科工作人员表示,前天加班到深夜,终于在凌晨关闭了医生系统中的门诊抗菌输液的处方权限,市中心医院则是在早上8时之前完成系统更新。附二医准备得最早,从3月28日已开始停止门诊抗菌输液。

  为以防万一,好几家医院开启“双保险”模式。眼视光医院、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除了在“医生工作站”系统上进行处方限制,还在药房“加了一道锁”。市中西医结合医务科科长薛思源介绍:“我们要求药剂科室把关药房,一旦发现有门诊抗菌注射药要立即截下来。”

  最值得担心的,就是如何向患者解释“限菌令”了。为此,市人民医院、市中心医院在昨日上午向医生群发短信,提醒要做好病人的引导沟通工作;温州康宁医院事先已传达了“限菌令”相关精神,要求医生要做好劝导、引导病人的准备,对执意要注射点滴的病人转“留院观察”处理。避免医生与病人发生冲突。

  中心医院前晚陡增1/3输液病人

  意料之中的是,这一纸“限菌令”真让不少市民急了。5月31日晚上,市中心医院急诊科接诊了不少“固执”的病人,他们都要医生开抗菌输液药。“我昨晚好忙。”当晚的急诊值班医师邱贤克说。

  他告诉记者,31日晚上七八点左右,急诊病人就明显增多:“很多都没必要来急诊的,都是拉肚子、喉咙痛、小感冒的症状。但一定要开消炎吊瓶。”从数量上来看,当晚输液病人比平常增加了约1/3。

  “好几个病人直接跟我说,听说明天门诊打不了点滴了,害怕急诊到时候也开不了或者很难开,特意要我们当晚就开。”邱贤克说,有些病人还特别“懂”,一口气要开个两三天的量。

  “有点油价上涨前,大家赶着去加油站加油的感觉,都在‘赶末班车’。”邱贤克说。他当晚与同事们都对病人做了一通“科普”。

  昨日下午,市中心医院门诊抗菌输液已全部停止。下午4时,该院注射室稀稀拉拉坐着20余人打点滴。护士长朱素芬对当天的输液患者做了番数据统计,大多数都是5月31日当晚的“末班车”病人。

  输液量少了但还有病人不理解

  昨日下午,记者走访了市人民医院、市中心医院的输液注射室。在市人民医院输液室,约200张点滴椅上,有20-30名病人在打点滴。护士长告诉记者,平常该输液室平均要进来150-200名输液病人,但在昨日病人仅有50名不到,较往常减少了约2/3。“今天的病人主要有3类,一是之前开过抗菌点滴,今天过来打针的。二是儿科、急诊过来输液的。另外还有部分是非抗菌药输液,打营养针的,比如参麦、葡萄糖等。”在市中心医院,输液病人也较往常少了1/2。

  但是,“六一”门诊输液这一停,很多病人还是不理解。市中心医院呼吸内科主治医生金晓洁就遭遇了“争执”。“一位老先生70多岁了,一来就说要打青霉素,我说实在没法开了,给你开口服药行不行?他就很生气。”

  金晓洁说,整整一天下来,5个病人中就有1个一进门就说:“我要输液,能不能输液?”她只能劝说对方开抗菌口服药。此外,病人为了开输液药,各种“招数”也让她忍俊不禁——“有人说我胃痛,一吃药就不舒服,只能打针。有人说我吃药过敏打针不过敏。”

  “门诊输液真的该叫停,因为滥用的话风险会很大。”她举了一个例子,前天一个“赶末班车”的病人非要青霉素输液,金晓洁劝她不要这样,声称青霉素可能会过敏,可该病人始终不依。“我们只能给她做了皮试打了青霉素,结果当晚还是严重过敏送到医院来救治了。”金晓洁说,抗菌输液不确定性因素会很多,有可能做了皮试还会过敏,也有可能有其他不良反应,希望病人都能理解“限菌令”。

  -新闻链接史上最严“限菌令”

  从6月1日起,我市三甲医院全面停止门诊抗菌输液;在12月底之前,要全面停止三乙医院的门诊抗菌输液。但该“限菌令”并非一刀切,限门诊,但不限儿科、急诊;限药物输液,但不限口服抗菌药。它的出台旨在改善抗菌药滥用的现状。

  门诊医生将普遍开不出抗菌输液药物,儿科、急诊的抗菌药物输液并不“叫停”,但实行分级管理——非限制使用级药只有主治医师以上才能开;“限制级”只能副主任医师以上能开;“特殊级”只有主任医师以上才可“动用”。

分享到:
我要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温州网立场。

广告刊例|网站简介|服务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地图|诚聘英才|联系方法|温网律师© 2016-2020 温州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