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房产|汽车|教育|居家|家电|健康|育儿|旅游|书画|爱龄|新闻|温州|原创|E评|财经|图片|专题|辟谣|政务|爱购|乐善|微电影
频道热线:0577-88857761 网罗健康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 : 健康频道 > 健康快报 >正文
市七医:打磨“精专”心身医学科
来源:温州网—温州商报 发布时间:2020-01-09 17:11:01 字体:
“心身疾病”是近两年才慢慢走进大众视线的,可早在2000年,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便开设了心身医学科。

  “心身疾病”是近两年才慢慢走进大众视线的,可早在2000年,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便开设了心身医学科。经过20年的学科发展,该科不仅在成人心身疾病上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治疗方法,更开出儿童与青少年病区,将诊疗服务精细化。2019年,该科与香港理工大学合作,邀请该大学社会心理学专家不定期通过远程病例分析、交流以及临床指导,打造全体系治疗模式。

  商报记者 胡宁

  治疗手段翻新缩短住院周期

  1月3日上午10点,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心身科正在“上课”,“学生”是患者及其家属,有10余人,“老师”则是该科主治医师陈浩然,课程内容是“手机依赖”。据介绍,这是该科2019年开始开展的“周五课堂”,每逢周五,都有一名科室医生通过讲课的形式,向患者及其家属进行科普宣教,让他们对疾病能有一个系统的了解。

  “是科普宣教,也是一种治疗方式。”陈浩然告诉记者,临床上,不少患者对于心身疾病疑问很多,这类患者本身情绪就不太稳定,如果问题没有得到及时解决,他们易产生焦虑、抑郁等情况,因此将他们集中起来上课,可以一次集中解决多人的疑惑。同时,患者家属跟着学习,更利于日后与患者的沟通,改进不良的生活环境,达到“全家共治”的目的。

  事实上,在心身科,药物只是治疗的基础,更多的是靠心理治疗,这时候一个强大的“三师”团队便应运而生。陈浩然笑着解释,“三师”其实是医师、护师、心理咨询师的组合,每一师在治疗过程中都起到了重要作用,缺一不可。医师主要跟患者病情,护师负责照看患者的日常,而心理咨询师则为患者进行心理疏导、干预。平时无论是病情讨论、病例分析还是组织学习、培训,“三师”都会一起进行。

  “虽然科室2000年就成立了,但之前一直以看重症精神疾病为主,后来慢慢转变到主要治疗像焦虑、抑郁等轻症心理疾病患者。”陈浩然表示,心身疾病的发病率并不低,国内的门诊与住院调查约为1/3,像原发性高血压、消化道溃疡、神经性呕吐、偏头痛、支气管哮喘、慢性疲劳等都是常见的心身疾病,这些患者往往四处求医却得不到正确的治疗。“这些年,科室一直在积极探索各种治疗方式,2016年,设立了‘宣泄室’‘放松室’等,给予患者减压治疗。2017年又推出物理治疗与中医疗法,为患者提供康复治疗,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力。现在,科室年门诊量可达1.2万余人次、年住院量达400余人次。平均每名患者的住院周期在22天,低于国家标准的28天。”

  增设儿童病区服务更精细化

  走进3楼的儿童青少年心理科睡眠医学科病区,记者看到几名十来岁的孩子正在休息室里看电视、打游戏。

  “该病区是2019年5月正式成立的,之所以专门拿出一个楼层设儿童青少年病区,是因为现在这类患者数量明显增加。”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心身科主任、主任医师程朗朗说,心身医学科1/3左右的患者都是儿童青少年,而单单靠门诊很难解决他们的问题,与成人混住又不太方便,成立儿童青少年病区迫在眉睫。据介绍,该区有床位16张,目前入住率超7成。采用封闭式的模式,家属可以陪同。“该病区的成立让专科更加精细,对于不同群体的治疗也更有针对性。”

  当天,有2名患者出院。记者发现,经过治疗,她们表面上看起来与普通孩子并无差异,但似乎她们并不想离开医院,一直在说“我会回来的”。对此,陈浩然抱以微笑,并承诺她们如果真的不适应,那就再回来。“这虽是承诺,却也是没有办法的承诺。”陈浩然无奈地说,医院只是解决了她们暂时的病情,真正让这些孩子从自残、自杀、抑郁中走出来的还是她们的原生家庭。不夸张地说,现在住院的这些孩子,几乎都是自残、自杀过的,并且以女生居多。就拿出院的这两个女孩子来说,都是14岁花一样的年龄,可掀开她们的袖子便能看到手臂上一条条或新或旧的伤痕。不痛吗?痛!可只有这痛才能唤起她们的存在感。这两个女孩境遇不同,但造成的伤害却是一样的。一个是因为父母离异,各自组成家庭,之后对该女孩少关心,在感受到了父母的冷漠与无视之后,她便用刀割来确定自己是存在的。另一个女孩却是被重男轻女的父亲各种折磨,即使成为学霸也未能唤回父亲的亲情。

  陈浩然痛惜地说,父母的所作所为对于一个孩子的影响是巨大的,来自原生家庭的伤害足以毁掉一个年轻的生命。他呼吁家长要多给孩子关爱,多陪伴他们,给他们一个温馨和睦的成长环境。

  全体系为目标助力学科发展

  在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心身医学科医师办公室里,记者看到墙上挂满了锦旗,还有好多没来得及挂的字画,这些都是患者为了表达感激之情送来的。面对这些荣誉,程朗朗却开心不起来,她希望最终救治这些心身疾病患者的不是医院,而是社会。从医院到家庭再到社会,形成一整套的全体系治疗模式,这样才能让患者彻底走出阴影,而不是反反复复入院出院。

  45岁的陈先生是一个成功人士,他有着自己的企业,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然而,谁也不知道陈先生却有着难以启齿的秘密,他被焦虑、抑郁情绪困扰多年,失眠、紧张时时伴随着他。因为太痛苦,陈先生曾经想过自杀。但他不敢跟别人讲,甚至是最亲近的妻子他也不能说,说了,所有人都知道他抑郁了,那无疑等于将他这个成功人士打入谷底,他以后还怎么生活,他无法容忍自己从高高在上跌落到爬不起来。越是不说,越是焦虑,越是焦虑,压力越大,成了恶性循环。后来,实在熬不住了,陈先生偷偷看了心理医生,在治疗过程中,他逐渐接受了自己是个平凡的人,也是可以犯错这一事实。后来,当医生提出让陈先生的妻子也加入到共同治疗中来时,他也欣然同意。而因为有了家庭的参与治疗,陈先生并没有再住院,只需定期随访即可。

  “可以说,这是一个依靠社会力量打败疾病困扰的典型病例。由此也证明了我之前探索的学科发展方向是对的。”程朗朗信心十足地说,这一步她已经迈出去了。2019年,科室与香港理工大学社会心理学专家合作,不定期开展远程教学、病例讨论等,学习如何借助更多的社会力量让患者走出阴霾,重新融入社会。虽然还处在初级阶段,但成果是喜人的。同时,她还运用专业知识主动出击,每周固定在高校坐诊,不仅为学生进行心理干预,也对老师进行宣教,让他们尽快成为“心理专家”,不断增强社会力量。

  “都说医院是温室,患者一来病就好了。如果整个社会都是温室,那患者还怕什么呢。等着那一天赶快到来。”程朗朗满怀希望地说。

分享到:
我要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温州网立场。

广告刊例|网站简介|服务条款|版权声明|网站地图|诚聘英才|联系方法|温网律师© 2016-2020 温州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